論命瑣記之:

冰鑑七篇之研究 綠園主人編著

蔣文正評注:

  陰騭紋的存在

蔣文正按:以下第三篇中段所論科名星,於現今社會,可於少年而任高職者見之,額上華蓋骨生得優良有氣者,廿五廿八流年部位官祿宮之中最易見之。本人意見與綠園主人相同,意即之為高陞之色,為氣色之一種。不知四方君子,以為如何耳?

而陰騭紋,於積德及宅心仁厚之長者處易見,尤以業醫者而具仁心術者更易發現,本人甲子︵八四年︶夏天與某風水大師宵夜閒談,正直陰雨,大師眼角下便現陰騭紋,本人一時技癢,斷言大師必救過人命,兼且逢凶化吉,大師點頭微笑曰:以前是中醫,救急扶危,從不計較診金之多少,或有救過人命也說不定,但以職責所在,從未當一回事也。不過經我提起,亦憶起一九七八年戊午年,於北角被一私家事越線迎面直衝,嚇至呆立,自份必死,忽然如有神助,私家車突然轉向掉頭,一身冷汗之餘,不禁亦感冥冥中有主宰存在焉。

大師現仍有設帳授徒,本人非信口開河也,只言明陰騭紋之存在及說明後天努力修為之重要而已。

 

第三篇 容貌

容以七尺為期,貌合兩儀而論,胸腹手足,實接五行;眼耳口鼻,全通四氣相顧相稱則福生,如背如湊,則林林總總,不足論也。

「容」是指整個驅體而言,胸腹手足皆概括之。貌則局於面部,耳目口鼻之動態均屬之。天庭地閣合為「兩儀」。或謂「兩儀」是指兩目亦通。

「五行」者,肝屬木,心屬火,肺屬金,腎屬水,脾屬土,五行亦即五臟也。胸腹手足之筋脈,皆與五臟相連,故曰「接」。

「四氣」即四時之氣,亦即五臟之氣,目為肝之竅,屬春。舌為心之苖,屬夏。鼻為肺之竅,屬秋。耳為脾之竅,屬冬。不言脾者,蓋土獨旺四季,每季各旺十八日,脾之竅在唇,言口則唇舌俱在其中矣。耳目口鼻以竅言,故曰「通」。

此論頗與中醫之理相近。容貌宜三停平等,大小無虧,胸腹手足,均能配合,耳目口鼻,各自有情,相互照顧,此「相顧相稱」也。「背」即反之謂,言耳且口鼻之距離大遠,鬆懈陳散若不相顧。「湊」者緊也,言耳目口鼻之距離過近,擁擠若不得舒展,故均「不足論也」。

 

五形人的貴賤

容貴整,整非整齊之謂,短不蹲,長不茅立,肥不熊餐,瘦不鵲寒,所謂也。背宜圓,腹宜突坦,手足溫軟,曲若彎弓。足宜豐滿,下宜藏蛋,所謂整也。五短多貴,兩大不揚,負重高官,鼠行好利,此為定格。他如手長於身,身過於體,配以佳骨,定主封侯,羅紋滿身,胸有秀骨,配以妙神,不拜相即鼎甲矣。

此章為專題「容」者,開宗明義即曰「容貴整」,整者何?長短肥瘦,背腹手足,俱合格局之謂,非整齊之謂也。

土形人不忌短,但如豕之蹲,則堆壘蠢濁;木形人不忌長,但如茅之立,則細長薄弱;水形人不厭肥,但如熊之餐,則臃腫虛浮,木形人不厭瘦,但如鵠之寒,則孤貧無依。是故容之不整,非令相也。

背宜圓厚,若負重也:腹宜突坦,若垂箕也。所謂「背有三甲,腹有三壬」,亦即此義。兩手忌冷忌硬,然手背宜豐滿有肉,掌心則宜凹入而構成深沉之明堂,此處「曲若彎弓」是指手掌,非掌運五指曲若彎弓也。

足背最忌露骨露筋、足底最忌平平如板,「下宜藏蛋」是指足心不可不凹也「五短」是頭、面、身、手、足五者皆短。「兩大」是指兩腿過長。「負重」即謂行進間背上有如負物,其人任重致遠,故主貴。「鼠行」者,當其步碎而趨,目光如鼠閃爍不定,鼠性喜竊,故好利。

手長其身,身過於體,皆為佳相。羅紋滿身,言皮膚細緻如綾羅之有紋。胸有秀骨,言胸部平坦,兩乳之距離寬闊,骨不露而文秀。「妙神」指眼神及豐采。此上所述,皆大貴之相。

 

貌有清古奇秀之別,總之需看科名星與陰騭紋為主。科名星,十三歲至三十九歲,隨時而見。陰騭紋,十九歲至四十六歲,隨時而見。二見全,大物也;得一亦貴。科名星見於印堂、眉尾,時隱時現,或為鋼針,或為小丸,常有光氣,酒後及發怒時易見。陰騭紋見於眼角,陰雨便見,如三叉樣,假寐時最易見。得科名星早榮,得陰騭紋者遲發,二者全無,前程莫問,陰騭紋見於喉間又主子貴,雜路不在此格。

此章為專論「貌」者,且專就士大夫階級而言,故謂「貌有清奇古秀之別」。「清」者,寒薄不足謂清,其人必須精神澄澈,舉止儒雅,望之如鶴立雞群,出類拔萃,即之如竹臨渭水,離俗超塵;此真「清」也,「古」也。

「古」者,大有別於俗陋,其人必氣勢樸茂,識見卓越,出則為當代賢良,處則為海內名宿,如渾金璞玉,不施雕鏤,如喬松老柏,久耐風雪,五露既全,仰且且神元氣足,此真「古」也。「奇」者,魁梧奇偉之謂奇,或醜或怪均非是也。其人必氣宇軒昂,體魄雄厚,入為良相,出為名將,蓋可斷言。又或耳若長江,口如大海,目似鳴鳳,鼻如伏犀,譬之深山大壑,虎踞龍盤;大麓插海,突出淩雲之峰;峭壁參天,更生千章之木,此真「奇」也。

何者為「秀」?桂林一枝,幽蘭九畹,所謂「秀」也;玉樹臨風,紫芝擎露,所謂「秀」也;春日遲遲,和風習習,水色拖籃,山光滴翠,更所謂「秀」也。凡人可稱之謂「秀」者,必然頭角崢嶸,氣家和藹,眉生異彩,目蓄真光,令人一見可愛而不可狎,可敬而復可視,此等「秀」相,少年美俊者多,乃秀之真者設若玉面朱唇,修眉皓齒,而兩目似醉,骨頭無氣,則流於柔媚矣,不足以謂秀也。

科名星」之名詞,為科舉時代之產物,古相書無此說,余嘗考之,所謂「科名星」者,即粹於印堂眉彩之間一種黃光紫氣上勝於天庭,而瑩瑩於帝座者是也。

就今日言,並非曾受高等教育或學養有素之人一概有之,有此蓋有關命數,故創之者特以「星」名,以其得天者貴也。而謂十三歲至一十九歲,隨時而見者,言其早榮,意指「四十五十而無聞焉,斯人亦不足畏也矣」一語。其形初無一定,酒後及發怒時,則氣血衝動而顯,故易見也。
  「陰騭紋」在面部紋痕中最為奇特。「陰騭」之義,始見於漢書「催天陰騭下民」,言太陰安定其民也。後人乃以陰德為陰騭。夫既以陰騭名此紋,顯然係後天所修致者,必其人立有陰功大德,而後卻現斯紋,以彰為善者也。或有疑為玄虛,不足置信,實則為事理所應有。

俗云:「為善最樂」,蓋為善之樂,心理上較之世間諸般樂事,迥然不同;醇酒美人,一時體快,此皆「人慾」之發洩,求快一己之私,殊非「利他」之積極意義存在,故莫不為時甚暫,時過境邊,樂亦隨泯,馴且翻然變為苦事;惟「為善」則不然,必先有仁人義士慈悲博愛之根性,拯人水火危亡或有利於眾而不惜犧牲個人之決心勇氣,並無圖名圖利之功利主義或英雄主義思想,而後可以為善。故及其成也。其樂寢至靈魂舒展之最高境界,歷劫不磨

其乎真情,根於至性,故能蘊而為「力」,直接影響生理之變化,形而為紋。以靈魂之窗,故見之於眼角也,不才淺陋之見如此,願高明者以更深入之發見證實之。

紋痕係成長於皮膚之上,陰騭紋較其他之紋為淺,故皮膚稍漲則隱;陰雨及假寐時,皮膚往往鬆弛,故此時最易見,至謂十九至四十六歲隨時而見者,蓋人至十九歲發育始趨完全,人事亦粗通矣,為善為惡需有以賞罰,今之法律以十九歲為犯罪年齡,意即在此,為善亦如之。

科名星」與陰騭並言之,一在天命,一在人為。謂人生富貴,由命亦由人也。故麻衣柳莊均首揭「有心無相,有相無心。」及「相隨心生,相隨心滅」之旨,以促人為善;固隱隱然與聖賢設教相通者也。

 

五官的貴賤相法

目者面之淵,不深則不清;鼻者面之山,不高則不靈。口闊而方祿千鍾,齒多而圓不家食,眼角入鬢,必掌刑名,頂見於面,終司錢穀;此貴徵也。舌脫無官,橘皮不顯;文人有傷左目,鷹鼻動便食人;此賤徵也。

水深不流者曰淵,眼既為面部之淵,則亦必深而不流:眼欲深,乃指眼神欲深藏不露,非謂眼眶欲深也。

名山莫不有奇峰佳脈,鼻之於面亦如之,鼻固然欲高,然所謂高者,梁準豐隆,承接有勢之謂也。設高而起節,與四岳了不相稱,則成為孤峰獨聳矣。

口為出納之官,口闊而方,言其有容有量,故能食祿千鍾。麻衣論齒云:「構百骨之精華,作一口之鋒刃,運化萬物以順六府者,齒也。」齒多而圓,大貴之相,食國家之祿,一生安樂。

眼角入鬢,言兩眼秀長有威,其人必意志堅強,有魄力,富果斷,正直無私,嫉惡如仇,宜其乎操生殺權也。頂見於面,乃指中年禿髮,額與頂接連而無界限之分者是。蓋中年禿髮,每為善理財及富金錢觀念者之特徵也。


中國哲學文化協進會客戶服務中心

地址:香港九龍旺角亞皆老街 43-49 號雅佳樓6字 47 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Room 47, 6/F, Argyle House, 43-49 Argyle Street, Mongkok, HK.

電話:( 0852 ) 26183861.      ( 0852 ) 26188861.

傳真:( 0852 ) 26181277

網址:www.168k.com  電郵:168@168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