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命瑣記之:

冰鑑七篇之研究 綠園主人編著

蔣文正評注:

   剛柔

蔣文正按:以下為第二篇名剛柔篇,其實應名為「五行形格篇」方合,內中詳述人體之五行形格,此為中國相法所獨有,外國相法所缺者。而中國相法擅斷禍福吉凶,與西洋相法之專論愛好、性格嗜慾等不同。不懂五行之輩,目之為迷信,殊不知中國相法以五行生成為先天,以心相為後天,相輔相乘。心相者,包括目神與平日行為與言語,所謂未知心中事,但聽口中言也。

冰鑑七篇,全不及流年部位,只著重叫人看全體、氣概、神態、整個容貌聲音而論,此所以本書為人所推崇之處也,願讀者仔細玩味。

 

第二篇 剛柔

既識神骨,當辨剛柔。剛柔則五行生剋之數,名曰﹁先天種子﹂,不足用補,有餘用洩。消息與命相通,此其皎然易見者。

易云:「陽剛而陰柔」,剛柔即陰陽之義,言其「性」也。此處所指,頗與西人所謂「外向型」與「內向型」近似。「五行生剋」即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剋之義。「數」者,此處應作「定命」解。「先天」即遺傳,「種子」謂生命之活力。如穀之萌芽,而苗而秀而實,是其全部「生命力」之發展過程,而前此種種,則均蘊於「種子」之內。夫陰極則陽生,陽極則陰生,動極即靜,靜極則動,此宇宙循環之常理。易經辭傳云:「剛柔相催,而變在其中矣。」故觀人者,必先察其本性,以為原始論據。至五行或所具有不足,則就其他部位補充之,有餘則就其他部位以洩之。如眼神遜者,耳佳可以補之,兩顴過強,鼻隆可以洩之。其間加減乘除之際,須順其盈虛消長之理,與推命者意極相合,故曰「與命相通」也。

 

五行有合法,木合火,水合木,此順而合;順者多富,即貴亦在浮沉之間。金與火仇,有時合火,推之水土皆然,此逆而合者,其貴非常。然所謂逆合者,金形帶火則然;火形帶金,則三十死矣。水形帶土則然;土形帶水,則孤寒終老矣。木形帶金則然;金形帶木則刀劍隨身矣。此外牽合,俱是雜格,不入文人正論。

此意剛柔之見乎外者。顯而合指其相生為合,「相生相合有厚福」,故大抵以富為多。然財旺生官,並非指其不貴,只是難以掌握重權高位,不易建立殊勳,故曰:「即貴亦在浮沉之間」也。

「逆合」指相剋為逆合,火剋金,金有時合火﹔土剋水,水有時合土;是應以火或土為其主體,方主大貴。設賓強主弱,自非令相,如百丈之木,其勢參天,乃棟樑之材也,不經斧削,不足成器,然斬伐太過,則劈為柴薪矣。江河滾滾,波濤壯闊,若兩岸無厚土以制之,則泛濫湧溢,浸成巨患。至於蹄岑之水,僅覆土一撮,亦必立見其涸。又如沙金銀苗,均須經冶鍊始能成器,若取一星之金,置爐中苦練,豈不化為烏有?非謂此外之逆合者,一無可取,但皆為雜格也。

 

五行為外剛柔。內剛柔則喜怒跳伏深淺者是也。喜高怒重,過目輒忘,近﹁粗﹂。伏於不伉,跳亦不揚,近﹁蠢﹂。初念某淺,轉念甚深,近﹁奸﹂。內奸者功名可期。

粗蠢各半者,勝人以壽。純奸能豁達,其人終成。純粗無週密者,半途必棄。觀人所忽,十有九八矣。

此章論人之內剛柔。近粗之人,喜思逾乎衡情,是過剛也。近蠢之人,伏跳趨於弱態,是過柔也。近奸者,言其能慮能知,是剛中有柔也。內奸者,言其機深內重,胸有城府,外飾溫恭,實藏謀略,是外柔而內剛也。粗蠢各本半之人,近乎樂天主義,蓋剛與柔皆能支配其心,故主壽。純奸之人,則其心可任意支配剛柔,喜怒不形於色,處事以退為進,以順受逆,此非修養有素者莫辦,故能豁達終克有濟也。至純粗無密之人,所謂「既不能令,又不受命,是絕物也。」其不敗者幾?

內剛柔即內五行,須就其喜怒伏跳深淺處見之,所謂「誠於中而形於外,如見其肺肝」。大抵世人多習於矜持,非具慧眼,殊難見其真性、故云:「觀人而易有所忽」。


中國哲學文化協進會客戶服務中心

地址:香港九龍旺角亞皆老街 43-49 號雅佳樓6字 47 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Room 47, 6/F, Argyle House, 43-49 Argyle Street, Mongkok, HK.

電話:( 0852 ) 26183861.      ( 0852 ) 26188861.

傳真:( 0852 ) 26181277

網址:www.168k.com  電郵:168@168k.com